首页 >

最大的运气年少历生死,一个家庭父母三观正是孩

王涯(中唐)五言绝句【雪尽萱抽叶,风轻水变苔。玉关音信断,又见发庭梅。】d5

最大的运气:年少历生死。

人从出生的那一刻与外界接触,开始了个体的塑造,接触的每一个信息都会在大脑里储藏起来,有了相当的积累,如果有合适的契机出现,那么就会有非凡的领悟和境界的提升。
世间万物、森罗万象,不同的信息在契机的发酵下会产生不一样的体验,我们说阅历丰富是最大的财富,见识过了、经历过了,自然会更通透、更淡然,人生最怕的就是经历的苍白,在世俗文化的熏染下,在人性寻安逸的驱动中,丰富经历何其艰难。
一个人的成长通常是在打击中完成的,打击越大越密集,还能生存下来,那么毫无疑问就是王者,古往今来,莫不如是。
大成就者是大气运之人,那么,什么是大气运?
在我看来,气运就是运气的叠加逐渐成势,那什么是最大的运气?
我之前曾总结出目前为止最透彻的认知:人生重要性,运气>时势>出身>个人技能,而最大的运气莫过于:年少历生死。
大气运就是:壮年之前多历生死。
我总是感慨自己运气极好,出身、环境、经历都在冥冥中为了死地重生做准备,大的提升都以体验死亡为代价,这是大福报。
出生在佛教圣地,自小耳濡目染总是多些平和宽厚之气,而少时因资质愚钝遭受打击,有了不停折腾、待己狠厉才能生存的韧性,家风宽松,再加上与大多同龄人不同的成长之路,这些都是我与外界交互累积的信息,缺一不可。2000年,时年16岁,一场重大变故让我初次摸到死亡的冰凉,醒来的时候四肢都挂有吊瓶,脖子的主静脉上也是吊瓶,嘴上还有氧气瓶,母亲在旁泪流满目,后来听她说我身上的吊瓶是盐水、葡萄糖和激素,都是吊命用的,这场惊吓让她大脑经受重创,记忆力和反应明显大不如前。我历经大半年养好伤,外人看来像是吓傻了,其实我自己知道,确实是在死亡体验中慢慢的回复生机,此后一改从前的跳脱跋扈,开始需求和自己精神心灵的对话方法,练贴、冥想、以及后来的站桩、记录等都来源于此。
这次生死体验让我格外的冷静,开始有意识的剥离自己、冷眼观世界,看分销光盘为了一个地铁人流口的明争暗斗,看贵三代高高在上的风景,看运煤中夜间的世界,再后来出国混生活,码头打架,看夜场、赌场,看妓女、瘾君子的光怪陆离,看几天前还见过的头目被人扎在麻袋里扔到野外的山林里,警察找到已经被野兽咬的惨不忍睹;看学校里同学们为了功课的牢骚,还有一点打工劳累的无病呻吟,穿梭于明暗两种世界的恍惚,我的认知在撕扯,价值在挣扎、博弈、破碎、重构,开始读书,读大量学校功课之外的书。
07年最亲爱的外婆去世,我感觉自己的世界被的剜去了一大块,痛不欲生,即便是十年后的现在想起外婆依然泪如泉涌;其后一个多月,一位好兄弟车祸去世;年底回国,又一位好朋友在平安夜聚餐后煤气中毒去世;次年4月,外公随外婆而去,一世伴侣不欲独生;亲友在半年内接二连三的过世,每一次葬礼都是最沉重的缅怀、情感巨震,每一次扶棺都是一次生死体验,重情至性的人最受不了生死相隔,独居南天寺旁的卧龙岗,本来静谧的读书修行,却在生死前无法排解巨大的孤独,于是走向偏激,整天就是狂歌痛饮、纸醉金迷,一年多的彻底颓废,终于在某天凌晨,从夜店回家的一刹那昏死过去,那一刻我以为就这么去了,竟然还有些解脱,只是觉得父母会很伤心,可是我实在受不了锥心蚀骨的痛苦和孤独。
还是没死成,醒来之后极度虚弱,每天就是勉强熬点白粥喝,昏天黑地的睡觉,也可能是昏沉,还可能是上次生死之后这些年所有的经历在又一次生死的契机下重构、融合、形成新的、勃勃的生机。
其后就是公号第一篇写的重生之路,再起,健身,保养,遇上妻子,有了儿子,14年初,又一位在悉尼一起看黑暗、共进退的好兄弟急性肺炎去世,我们沉痛之极,深有感触并相约一世相伴,彼此珍惜彼此成就,我更是要好好锻炼并要活过妻子,不让她像我曾经经历过的那样独自面对生死。
这些年我们很默契也更加的犹如一体,我们过好自己,活出自我,并将我们的理念以积极向上的姿态传递给孩子,传递给身边的每一位朋友,我们认真活着,认真履行自己生而为人的责任。
今天所拥有的所有美好都是建立在曾经的废墟上,如此经历,如此生死,天地于我有大爱,既有所爱,必有期待,运势际遇把我雕琢成如今的模样,怎么可以庸庸碌碌、懈怠辰光呢?
进阶路上不会风平浪静,可历过生死,日常遇到的挫折又算得什么,我经常挨说一句当初混市井时候的粗话:“要死屌朝上,不死屌晃荡”,绝望这种情绪最没必要,只要活着就有希望,要是死了也就没有绝望。
感谢生命中那些好运气,那些生死体验。

【E】